Tuesday, January 14th, 2014

这个时代 01

民主制度就像朝三暮四的故事,可悲的是猴子以为自己在做了主,它有选择的权利,一切看似那么的合理。

但问题不在早上3个栗子,晚上4个栗子的谎言上,而是,为什么我们都在笼子里?

1347776295832_150139.jpg

Posted by cjinq | Filed in Uncategorized | 54 Comments »

Tuesday, December 31st, 2013

食物链

南美洲塞拉多草原上,大食蚁兽在每个蚁冢只停留3分钟,舔食一定数量的白蚁。
它们对蚁冢的破坏很小,工蚁很快就能修复,而奇怪的是,每当蚁冢遭大食蚁兽破坏时,都会刺激蚁后加速排卵,
以取代那些被吃掉的白蚁,所以蚁冢内白蚁的数量都能维持稳定,这捕食者跟猎物之间的古老契约,几万年来一直被遵守着。

塞拉多草原上的狼果树,大都生长在切叶蚁蚁冢的土丘上,
草原上的鬃狼也吃水果,尤其是狼果,进食完它们会在土丘上排粪,以此划分领地。

地下巢穴揭示了切叶蚁跟白蚁的区别,切叶蚁以绿色植物为食。
它们采集树叶,花朵,包括狼粪便里的狼果种子,为巢穴里菌圃提供养料,而真菌为蚁群提供食物做为回报。
其中,有些狼果树的种子在菌圃里生根发芽,破土而出,沐浴阳光,也就只有这样,狼果树才得以在这片草原上开枝散叶,
鬃狼跟切叶蚁都能从中受益,这种古老的伙伴关系,食物链上的每个环节,都能互惠互利,相克相生。

直到人类来到了这里,扰乱了塞拉多草原上的和谐。人类也利用草原造福自己,却忽略了食物链中错中复杂的关系,
毫无节制,只懂对大自然不断的索取,却不知回报。

长大的年轻的大食蚁兽,也将严格按照配额进食,不会在一个蚁冢停留超过3分钟,
它继承了祖辈古老的基因,表现出对这些非凡进化伙伴的足够尊重,
塞拉多草原复杂生物链上的其他成员,也都遵守着古老的生存法则,在这棵独一无二的变异星球上,生生不息。

-摘自纪录片 《 Life Force 》

Posted by cjinq | Filed in Uncategorized | 67 Comments »

Wednesday, December 25th, 2013

20131225

c360_2013-12-24-23-23-42-092.jpg

Posted by cjinq | Filed in Uncategorized | 67 Comments »

Saturday, December 7th, 2013

杯垫

当年同色 的杯垫,如今都有了自己的个性。

c360_2013-11-23-13-01-27-170.jpg

Posted by cjinq | Filed in Uncategorized | 53 Comments »

Sunday, December 1st, 2013

茶 001 - 发现平凡

有些事情,也许你经常会接触,不以为然,而直到某一天,你发现它原不只是你理解那样子,你开始走进它,而在它的世界里,你越走越渺小。

1322909441666_150139.jpg

Posted by cjinq | Filed in Uncategorized | 74 Comments »